自由不受綑綁的心

關於部落格
一些拉哩拉雜的心得,
重點就是自由不要受綑綁
  • 595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長子、長孫的名分和責任--是愛不只是責任

其實關於長子長孫的名分責任的文章,
一直都很想要寫了,只是找不到一個中心,
十二月六日,到教會晚上的聚會,
證道的老師引用了一句話,才有如暮鼓晨鐘一般的打在心上,
是德蕾莎修女的名言:
「愛就是在需要的人身上,看見自己的責任」

半年多以來,我們蔡家發生了不少事情,
都像是上帝的提醒一般不斷沖擊著我那顆想爭取自由飛翔的心,

十月底,在高雄大療受訓,週末休假到了阿公家(就是大家口中的爺爺)
星期六下午,那個時間,只有阿公和阿媽及看護在家,
堂弟和叔叔都不在,其實本來應該覺得有點無聊,
但是我卻是覺得非常的寧靜和悠閒,還很享受,
其實之前就有過,只有我陪在阿公和阿媽旁邊,
那時連看護都還沒有請,
我都能很享受自己獨自靜靜就坐在客廳,
中間偶爾回答一下阿公的問話,但就是靜靜的和他們一起在客廳坐著
甚至只有三人自己做起小型的家庭禮拜,
這一切,都不會令人感到枯燥乏味,
雖然簡簡單單,卻有滿滿的安靜和平安。
當天晚上在飯廳,我扶著阿公,替他調整好椅子,
忽然一種很難以言喻的感覺流進了心頭,
我故且稱它為〞責任感〞~~
有一種明悟,了解到了自己某些被賦予的責任是不能躲的,
我知道阿公和阿媽其實需要我(當然,不只是需要我。)
在他們的需要上,我忽然看到了自己被上帝賦予的責任,
是的,我意識到了,我真的很愛他們,
我不想再躲,也不能一直逃,
我是長孫,在替阿公拉開椅子的瞬間,
我,深深切切體認到了自己身為長孫的身分。
以及接納了自己身為長孫應有的責任。

同樣一天,我到阿公家以前,
我獨自一人坐在高雄市一隅的漢堡王,
和媽媽聊到了弟弟的事情,
聽著媽媽在抱怨她和爸爸曾經及那時對弟弟有什麼不滿,
爸爸不滿弟弟總是半夜一兩點才從台北回到斗南,
媽媽一聽到弟弟在訴苦,就覺得弟弟很自私只替自己想,
我卻和媽媽說,她要覺得慶幸,
弟弟願意把他較為自私的那一面展露出來,
也表示他真的需要家人的支持,
聽著媽媽對弟弟的不滿從高漲到漸漸能理解,
我心裡也忽然震動了一下,
我不也是常對弟弟做這種事嗎?
在老弟面前替他解釋爸媽的言行舉止背後的意義,
而他也能夠慢慢理解並降低戒心。
我的震動是在於,對於長子的名分和責任也有了更深的體認
我不是在努力維繫嗎?
我不是也努力要消除家人間的敵意和戒心嗎?
為什麼我之前想要逃避身為長子的事實?
我不確定我想促進家人融洽這點,是否長子本該盡的責任,
但我確確實實知道,我現在甘願做這些事
以及正視這些責任。

其實,不論用長子或是長孫的眼光立場來看,
用〞責任〞一詞其實太過沉重了,
因為有〞〞,責任不再只是責任了,
因為有〞〞,樂意付出,
就單單只是因為我愛著我的家人。就是這麼簡單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